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5章 一桩买卖
    朱老爷啜了一口赞道:“汤色清透, 回甘绵长, 最难得是这奇香, 便我一品茶香最顶级的好茶,也略逊一筹,只可惜炒制的有些粗糙,芽形有些散乱, 倒真是可惜了,若能精心炒制, 必是最顶级的好茶。( .)  (搜格格党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常老爷:“既如此,敢问朱兄, 此茶可能卖的出去?”

    朱老爷摇头失笑:“常老弟这是说笑话儿呢,这样的好茶只会供不应求,哪可能卖不出去?”

    常老爷却道:“不瞒朱兄,真不是说笑话儿, 这茶便产于竹山县, 山上有片野茶树,三害作乱,竹山县百姓的日子不好过,温饱已是不易, 也没闲钱去买茶叶,便上山摘了些野茶做待客之用,便是此茶。”

    朱老爷愕然:“你说这茶是乡民在山上采的野茶?”

    常老爷点头:“正是。”

    朱老爷何等人, 到这会儿若是还不知常老爷的意思, 就白在商界混这么多年了, 只不过,交情归交情,客气归客气,若涉及买卖,便需谨慎了。

    朱老爷又喝了一口叹道:“茶是好茶,可若是想卖上好价儿却难,常老弟也不是外人,买卖上的门道,老弟也是知道的,就算是再好的货,那也得有名声才能卖的上价儿,外行人不懂,只当好东西就能卖上价儿,可咱们却知道,这酒好也怕巷子深啊,老弟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常老爷呵呵笑道:“朱兄说的极是,只不过此事却与其他生意不同?”

    朱老爷:“有何不同之处?”

    常老爷:“不知朱兄可知道竹山县来了一位知县大人?”

    朱老爷:“这个倒是有些耳闻,先头只是安州的驿丞,去年年底忽的便升任到了竹山县任县令。”说着顿了顿又道:“这位知县大人姓叶,听闻跟布政使叶府沾亲,自上任以来官声清廉,勤于公务,为百姓做了不少事 ,竹山县老百姓私下里都称呼叶青天,老弟问这些做什么?莫非这茶还跟青天大人有什么干系不成。”

    常老爷:“是有些干系,这位叶大人自上任以来为了竹山县百姓的生计,可谓是费尽了心思,你我都是岳州的坐地户,又都是生意人,竹山县的境况自是清楚,这么多年都是靠着朝廷救济过活,朝廷救济又岂是长久之计,赶上个好官也还罢了,不会克扣,或克扣的少些,拨到下面来总能活命,可若是赶上个贪官,日子可就难过,叶大人深忧百姓,自上任以来跑遍了整个竹山县,连发了数道政令,帮百姓谋生计,这济民堂便是叶大人亲自所设,广集善款,用以安民助民,而此茶便是济民堂的一桩买卖。”

    朱老爷愕然:“这济民堂不是善堂吗,怎么又做上买卖了?”

    常老爷:“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捐再多的银子,也总有用尽的一日,倒不如自谋生计安稳长远,竹山县依山傍水,并不愁生计,既然水里有恶龙水贼靠不住,那就靠山好了,济民说的轻松,可真做起来却不易,尤其想为百姓谋个长久生计,更是难上加难,不瞒朱兄这济民堂做生意的事,乃是在下的点子。”

    朱老爷疑惑的看向常荣,这常荣可不贼精贼精的,能把常记做到岳州第一商号,手段心计缺一不可,生意人利字当前,他可不信常荣会忽然变成了大善人。

    是,他们生意人也会做些铺桥修路施粥舍粮的善事,可那一是为了跟官府打好关系,再说生意场上混的除了心机手段,也需有个好名声。

    可要好名声却不代表就成善人了,有道是无奸不商,这四个字虽不大好听,可的确是他们生意人的本色,这常荣若是给岳州府所设的济民堂出谋划策还勉强说得通,这小小的竹山县,莫说一个济民堂,就算那位叶知县亲自登门,怕是也请不出常荣这尊大佛,可如今常荣的确费心费力的为竹山县奔走,若不然以他的性子,断不会跟自己说这些。

    莫非他这么用心良苦是想讨好叶全丰,不应该啊,若是别人还可能,但他的妹夫可是岳州按察使宋大人啊,虽比叶全丰低却也是朝廷的三品大员,一点儿不掺假的封疆大吏,这么硬的靠山摆在那儿,常荣有必要去讨好叶全丰吗。

    更何况,还如此用心,难道是这里有大银子可赚,朱老板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茶盏,他是内行,自然知道这茶是绝品好茶,正因藏在山里才无人问津,若运作得当,的确是一桩大生意。

    想到此,也不再纠结常荣为什么会帮那个叶知县,他关心的是生意,遂开口道:“既是做生意,那我也就不跟老弟客气了,咱们索性打开窗户说亮话吧,此茶济民堂要价几何?”

    常荣笑了:“朱兄还是未明白小弟之意,这济民堂是叶大人为百姓长久生计所设,若直接卖出,跟等着朝廷救济有何区别。”

    朱老爷疑惑道:“不卖,打算如何?”

    常荣:“入股,朱兄的一品茶香远近驰名,把这茶交于朱兄运作打理,最是妥当,济民堂不需朱兄花银子买,只是以茶入股,要所得利润的一成。”

    朱老爷心道,果真这常荣是个猴精儿的,一成说着轻松,那可是净利,是实实在在的肉,而且,一成利听着不多,可如此好茶,若运作得当必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到时候利润的一成便非常可观了,割给这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济民堂,实在肉疼。

    常荣岂会不知朱老板的心思,又让侍茶的小童斟了一盏茶,吃了一口貌似无意的道:“听闻嫂夫人这不寐症有两年了,今儿在这老君观就睡过去了,可见是好了。”

    说起夫人,朱老爷心情极好:“是呢,以往在家是怎么都睡不着,熬鹰一样,人都不成样儿了,多亏这位小神医妙手回春,若不然,内子这命都不知保不保得住呢,这位小神医的医术当真高明,我朱丙申好歹也是岳州人,怎么就没听过这位神医的大名呢。”

    常荣:“据在下所知,这位小叶神医是随父上任来的岳州,以前一直呆在安州,朱兄不知道也不稀奇。”

    姓叶,先前在安州,如今随父上任?朱老板可不傻,这么一想还能不知这位神医的底细吗,却仍有些不信道:“老弟是说,这位小神医是那叶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